多谢你喜爱我,也多谢小编欢快你,因为自个儿
分类:汽车资讯

我一口气看完的韩剧不少,但是看完又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去看剧评和重看经典镜头的,只有请回答1988一部。

在杨大壮不叫杨大壮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姑娘。

 我也不知道一个海报做得并不是我喜欢的风格的剧怎么让我深陷于此,又让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想写一些东西。我看了我能找到的几乎所有的剧评,被讲得最多的,是为什么德善选择了阿泽而不是正焕,可是几乎没有人讲到,为什么阿泽选择的是德善而不是别人?

那时候,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胖子,一米八六的东北爷们,上三层楼,能喘半天,张口闭口都是“要死了”,“要死了”。

 我有边看剧边刷剧评的习惯,这次也一样,在剧看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大意是:五个人里面只有德善一个女生,她是唯一一个阿泽对内可以不用以一个围棋神童的形象面对的女生,所以不管那个女生是不是德善,或者说换一个女生,阿泽可能还是会爱上她。我那时候看这句话没有什么想法,可是越往后看,越觉得并非如此。几年时间里,曾经英语超级烂的女生托福考到了700分;同个大学的小伙伴靠着家里开了个饭店而她自力更生成了一名空姐,就算结婚后也在做着地勤的工作;几年前陪阿泽去广州比赛时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讲,而后来工作正好在阿泽比赛休息的酒店入住时,她流利的看中文菜单点菜,用普通话向前台要房间备用钥匙......背后为之付出的,是多大的努力?我要是阿泽,我也选择德善。

直到有一天,他在小卖部邂逅了一个姑娘。

  可以说,德善已经成长得足够优秀,足以能站在阿泽身边。在第19集里,面对阿泽的吻,18岁的德善选择了假装没有发生,而24岁的德善尽管依然很尴尬,但是她说:现在也会尴尬吧,可是......,她被阿泽吻住了,我设想了很多她当时想要接下去的话,无论是什么,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去站在他的身边。

姑娘站在微醺的灯光下,长发细腰,浑身仿佛散发着光,从此,他便下决心开始减肥,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个月后,他从一个胖子,变成了一个努力的……胖子。

 当然,让我一路追下去的有很大的原因是我喜欢阿泽在德善在的时候轻轻地摇头说没有,在德善不在的时候异常坚定地说:我喜欢德善,是对女人的那种喜欢。在阿泽的青春里,只有围棋,和她。而正焕,更像是现实中的大部分人,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字去吐露自己的心声,像何以笙箫默里面何以玫形容自己的暗恋一样,一人花开,一人花落,从头到尾,无人问询。大多数人可能更内敛,因而阿泽更令我们羡慕。

澳门太阳娱乐网站,我们这群人里,老徐嘴最损,我最擅长煽风点火和挑拨离间。

太阳集团娱乐2网址, 谢谢你喜欢我,也谢谢我喜欢你,因为站在闪着光芒的你身边的我,也不赖。

在我和老徐的双贱合并的怂恿之下,杨大壮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在回女生宿舍的必经之路,堵住了姑娘。

  最后附上知乎上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回答。

他说:“你好,我叫杨旭。”

太阳gg运气冲天 1

姑娘穿着齐膝的裙子和白色的衬衣,用手背捂着嘴唇笑了起来,“我听说过你,本校的才子。”

ps:阿泽是1977年搬过去的
再ps:我喜欢的是阿泽的人设,不是朴宝剑,他错了就是错了

哦对,在除去杨大壮这个走一步喘三步的胖子身份,他还是一个诗人。

都翻到这了给个赞呗QVQ

在这个诗歌没落的时代,自称诗海遗珠。

大壮红着脸,“他们乱说的,我哪能算什么才子。”

姑娘低头浅笑,“那你给我写首诗吧?”

当天晚上,杨大壮憋住劲,给姑娘写了首诗,老徐说:“这是一个但凡会用回车键,就能当诗人的年代。”

第二天,杨大壮欢欢喜喜送给姑娘看。

姑娘拿着纸,便笑出了声,“这是诗吗?我看不懂。”

大壮说:“没关系,反正你知道这是写给你的就好了。”

两人便熟悉上了。

大壮经常写诗给姑娘,姑娘看过之后,从不过多评价,只是浅笑,温婉而含蓄。

我们一直认为,姑娘是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在看他,然而他却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包涵欣赏和爱意的目光。

半个月后,大壮在学校附近的甜品店给姑娘告白了。

姑娘吃了一份杨枝甘露和一个慕斯蛋糕后,说:“让我考虑下可以吗?”

考虑便代表有机会。

大壮欣喜若狂,激动地满脸通红,“行,你考虑,你先考虑。”

这一考虑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大壮鞍前马后,请姑娘吃了一份又一份杨枝甘露。

我和宋菲听得直咽口水,宋菲说:“杨旭,干脆我做你女朋友吧,只要你把杨枝甘露给我吃。”

我没好气地打了她一下,“瞅瞅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杨旭,杨枝甘露加上慕斯蛋糕,姑奶奶给你做老婆。”

那时候,在食堂吃一顿饭五块钱,一份杨枝甘露要十五块钱,加上一块慕斯蛋糕,对于一个月生活费只有六百的我和宋菲来说,简直是吃货福音。

老徐说:“又不是陀螺,找你俩做什么?”

我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我看你就适合找我俩这样的!欠抽!”

四下大笑。

大壮挠着后脑勺,笑得傻乎乎的,“你俩就别拿儿和我开涮了,我是真喜欢她。”

话音一落,我们便看见大壮真喜欢的姑娘跟着一群朋友从食堂门口走进来。

姑娘的朋友说:“诗韵,让那个傻逼来请我们吃东西呗。”

姑娘说好。

然后,大壮的手机就响了。

姑娘看见大壮,瞳孔一怔,拉着朋友离开了。

愣了半天,大壮说:“那个傻逼不是我吧?”

我们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你说呢?”

大壮冲出食堂追上去。

姑娘并没有过多辩解,“我的确就想在你这蹭吃蹭喝来着,但是被你发现了,我也不过多解释了,我们没可能的,再见吧。”

大壮拉着姑娘说:“那我假装不知道,你继续蹭呗。”

姑娘作为中国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可恶的事,她居然欺骗一个这么实在的大傻子,于是她将兜里所有的钱掏出来放在大壮的手心里。

“钱都还给你,之前的事,对不起,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拜拜。”

姑娘拉着朋友,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太阳gg运气冲天,大壮看着手里的二十八块五,说:“我要去跳河,你们别拦我。”

2.

那天晚上,雨夹雪。

我们躲进被窝里,大壮一个人去跳河。

他站在学校池塘旁,头发上和大衣上落满了雪,饥寒交迫,万灭俱灰。

这时,一个温柔而羸弱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诶,师……兄,你……大半夜在这儿……干什么呢?”

又是一盏路灯。

一个胖乎乎的姑娘穿着一件维尼小熊睡衣,外面套着一件羽绒服,手里提着一个温水瓶。

这大冬天还亲自出来打热水的……肯定没男朋友。

他红着眼眶,准备吟诗。

“师……兄。”小团子走近他,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师兄,你妈死了吗?”

大壮被气得不轻,奈何当事人用一种真挚而纯真的看着他,悲伤如他,也只能摇头。

“哦,那是你爸死了吗?”

大壮气得直喘气。

“哦,那是你爷爷……”

大壮深吸一口气,打断道:“我家里人都没死,我失恋了。”

小团子并没有感觉诧异,继续有一种胆怯的声音回道:“我……我看见了……你去……求诗韵……她给你钱……”

虽然小团子说得结结巴巴,但是大壮还是抓住了一个关键词。

“你和诗韵很熟?”

“一层楼的,认识,不熟。”

“那托个话没问题吧?”

小团子点头。

“你跟她说,我和她不是这二十八块五能解决的!”杨大壮到底是一个诗人,如此炫酷叼炸天的台词,明显不是他的风格,他微微停顿说:“让她来见我。”

第二天,小团子带了五百块钱给他。

“诗韵说,那五百块能解决吗?”

大壮怒了,“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

第三天,老徐神神秘秘地叫住我,“大壮昨天晚上,一宿没回来。”

我“呵呵”一笑。

当天晚上,大壮在女生宿舍撒了一夜酒疯,连保安室都被惊动了,我从五楼望下去,借着墙外的路灯,只看见两个大小团子,大的在地上打滚,喊得撕心裂肺,“诗韵,你不来,我就不走。”

小的在一旁不停地劝,“师兄,师兄。”

在保安室准备将他俩绳之以法的时候,宋菲一个热水壶砸下去,“闹锤子闹!”

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了。

晚上六点,我和宋菲正在食堂吃饭,大壮缠着一头绷带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俩没敢多问。

随即,小团子将一个餐盘放在大壮面前。

大壮颇为得意道:“昨天她差点被一个热水壶砸到,全靠老子身手敏捷,才救了她一命。”

他指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小团子道:“小结巴,这要砸你身上,非得砸出一顿好歹,要不是哥,你今天还能坐在这吃饭吗?”

小团子点头,“谢谢师兄。”

“这就对了。”大壮滔滔不绝道:“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么大一个恩情,哥不要你以身相许,你就把这半个月的饭钱给我管了就行。”

小团子头如捣蒜,听得津津有味。

我听得直想吐他口水,要不是他在楼下瞎闹,这小团子能险些被砸到吗?

事到如今,我才知道,心宽体胖这个词并不是毫无道理。

3.

半个月后,大壮去医院里拆线。

老徐说:“下手那人可真狠,就划在眼皮上面,啧啧啧,你说这诗韵姑娘,怎么心就这么狠呐。”

宋菲听闻不答。

我转移话题道:“那大壮还追人家吗?”

话音一落,大壮和诗韵姑娘并肩而行的身影便从教室窗口走过。

宋菲说:“我眼睛没花吧?”

老徐说:“幻觉吧?”

我们三个人齐刷刷地趴在窗口,姑娘长发飘飘,不似人间凡物,大壮体型硕大,满身油腻。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后,道路两旁的香樟随风摇摆。

姑娘说:“你把自己闹成一个笑话,我没意见,可是,凭什么因为你喜欢我,我也得被当成一个笑话?”

大壮看着姑娘闭口不答,只管傻笑。

而在余晖的尽头,一个小团子跟在他们身后,不快也不慢。

我指着小团子说:“你们看。”

老徐顺着我的指尖看去,“这妹子不会是喜欢……”

“诗韵吧?”宋菲接嘴道。

我说:“应该是大壮吧?”

听过之后,老徐和宋菲纷纷摇头,“我还是觉得前者可能大一些。”

大壮在他俩眼里到底得差成什么样?

我没敢细想。

4.

那天之后,大壮跟打了鸡血似的。

天天变着花样给姑娘写诗,姑娘偶尔回复,问:“你烦不烦?”

“我不烦,你呢?”大壮答。

“烦。”

大壮说,姑娘真可爱。

小团子跟在他身侧,大点其头。

后来,姑娘所在的话剧社招人,大壮想加入,社长不要,于是自告奋勇要去话剧社打扫卫生,不收一分钱。

社长说:“那你图什么?”

大壮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小团子接嘴道:“听说你们话剧社经费多,老聚餐,我们就想跟着吃饭。”

社长被她实在感动哭了,“行,以后吃窝窝头,我都带你。”

就这样,托小团子的福,两人成功混入了话剧社的聚餐队伍。

有一天晚上,话剧社聚餐吃火锅,桌上,姑娘一直没说话,大壮红着脸,悄悄看她,有人喝多了,打趣道:“杨旭,你一个搞创作的跟我们一群学表演的混在一起干什么呢?”

大壮低头不答,一个劲喝茶。

另一个人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不是为了诗韵姑娘吗?我说,诗韵,干脆你就从了人家吧?”

“诗韵,他给你写得诗是什么来着?”

“我知道!”一个男生站在凳子上,张口即来,“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灯光下,似灯塔,驱赶黑暗。我是世界最爱你的男儿,这一生,只为你,风雨兼程。”

全桌哄堂大笑。

姑娘起身离去,大壮连忙追出去,姑娘说:“你喜欢我吗?”

大壮点头,“真喜欢。”

“可我不喜欢你!”姑娘眼眶通红,“杨旭,我俩不适合。”

“你都没试试,怎么知道我俩不合适?”大壮拉着姑娘的说:“死刑犯临时前都得吃顿好的,就算你要宣判我死刑,你也得让我先活一次。”

有些路,从一开始,就是死路一条。

可有些人,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姑娘说:“好,那我俩在一起试试。”

此时的火锅店里乱成一团,小团子蹲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大家被吓坏了,问:“你怎么了?”

小团子说:“这诗多感人呐。”

大家也跟着哭了,被她蠢的。

5.

大壮和姑娘在一起了。

这段日子里,他为姑娘风里来雨里去,生活费全留起来给她买东西,自个天天蹭饭,一三五蹭老徐,二四六蹭小团子,晚上,我们一群人在小树林乘凉,我问:“杨大壮,蹭人家小姑娘,你要脸吗?”

与此同时,小团子切好一块西瓜递给他,“师兄,吃瓜。”

大壮理所当然地接过,“没让我蹭的人,没资格说话。”

以前的大壮哪敢跟我顶嘴,我觉得都是小团子给惯的,而两人还浑然不知。

大壮吃了一口西瓜,“这瓜真甜,给留一块,我带给诗韵。”

老徐说:“刚好每人一块,多得没有。”

“那把我的留给诗韵。”小团子把自己手里的西瓜放进塑料袋里。

大壮满意地点点头,“还是小结巴乖。”

我翻了一个白眼。

后来,大壮提着西瓜走了,宋菲说:“小师妹,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他要是长得像吴彦祖,你对他这么好,我就认了,可是你瞅他长得磕碜的……对他那么好,你图什么呢?”

小团子说:“我就想他好好的。”

大壮掏空了心思对姑娘好,然而她还是跟他分手了。

还是那家甜品店,姑娘明亮的眼睛里被磨得连一丝促狭的笑意都没有,浑身疲惫,她说:“我们分开吧。”

大壮说:“我还能对你更好。”

姑娘说:“谢谢你让我明白,跟一个不喜欢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想起你,我就犯困。”

大壮哑口无言。

“对不起,我尽力了。”

这是爱情里最残忍的一个词。

不是无能为力,不是我喜欢苹果,你给我一车梨,却问我为什么不喜欢,而是在这段感情我也用尽全力,却也是徒劳。

姑娘走了。

大壮真的失恋了,比之前的每一次都痛。

老徐说:“活该。”

我深以为然,大点其头。

小团子一溜烟跑回女生宿舍,找到姑娘问:“诗韵,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了吗?”

姑娘摇头,“太烦了。”

“他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会烦呢?”

“就是烦。”姑娘烦得已经难得解释。

“诗韵,你再给师兄一次机会好吗?我求你了。”小团子坐在姑娘身边,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像无助的小鹿。

姑娘说:“我跟他在一起,对你有什么好处?”

小团子摇头,“我就想他好好的。”

姑娘挥了挥手,“他好,我不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别说了,陈妍,就这样吧。”

6.

当天晚上,大壮伶仃大醉,喝到酒精中毒,在医院里输液。

我接到通知,赶到医院,凌晨两点,大壮已经熟睡,小团子在旁边守着他,“师兄,你别怕,痛过就好了。”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大壮的额头,仿佛在哄一个刚刚哭闹过的孩童。

我站在原地,瞳孔微怔,有些答案,呼之欲出。

看见我,她连忙站起身,险些将凳子踢倒在地,脸蛋涨得通红,“灿,灿姐,这是最后一瓶液体了,输完了,你让护士取针就行,灿姐,我走了。”

我说:“你图什么呢?”

不知是没睡够,还是没听懂,她茫然地看着我,没有回答。

“你为他做了这么多,不是喜欢,是什么?”我将她带到门外,“现在他对沈诗韵彻底死心了,你不把握机会吗?”

医院的长廊,寂静一片。

她怔怔地看着我,那股局促劲突然就消失了,轻笑出声道:“谁说喜欢一个人,就得非跟他在一起?他过得好,我祝福他,他过得不好,我陪着他,这就够了。”

敢情这偶像剧里的玛丽苏都是以她为原型?傻得让人又气却又心疼。

7.

出院之后,大壮立誓减肥,天天八千米,风雨无阻,小团子陪着他。

半年的时间,从胖变成真正的壮,胸肌比我胸还大,而小团子还是当年的小团子,小小的一团,胖得可爱。

后来大壮有了女朋友,小团子的同学,娇小可爱,笑起来,脸上有浅浅的梨涡。

小团子说:“你们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大壮只是笑。

我和老徐不知道他们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后来,老徐问大壮,“你和小团子怎么回事呢?”

“朋友啊,好朋友。”他回答地理所当然。

老徐总结道:“我现在相信,男女之间,是有纯友谊的,只要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

大学毕业之后,大壮回了北方,跟女朋友异地谈了半年,然后和平分手,不同于诗韵姑娘的轰轰烈烈,整个过程平淡的令人乏味。

大四实习的时候,小团子到大壮所在的公司实习,她说:“我喜欢这座城市。”

可从来不说,是因为这座城市有她喜欢的人。

三年之后,大壮相亲认识了一个姑娘,那姑娘相貌普通,性格爽朗,像北方冬日里的阳光。

交往半年,他们结婚。

大壮不说喜欢,只说合适。

婚礼那天,我、老徐、宋菲、男神张、顾南、小团子坐在亲友席上。

小团子还是当年的样子,胖嘟嘟的,穿着深蓝色的裙子。

她说:“我的胖是遗传,从小因为这事没少受委屈,大学新生报道那天,许多师兄都抢着帮新来的师妹扛行李,没有人搭理我,那天的太阳特别大,我的衣服被汗水浸湿,许多人笑我,只有他没有。”

他带着她去报道,带着她去女生宿舍,小团子说,从来没有一个陌生人对她那么好。

虽然后来的大壮告诉我们,他只是想去参观女生宿舍,奈何其他师妹被抢得太快,只剩下这么一个走不动的。

“再次遇见他,是在食堂门口,他在求另一个女生,那么可怜,那么卑微。”

然后他和她再次相遇,她为他加油打气,出谋划策,都是早有预谋。

“灿姐,你还记得,很久以前你问我,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吗?”她看着台下的大壮笑道:“喜欢可以是一个人是事情,可在一起,却是两个人的事情。他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我。”

这时,一束光突然照射在小团子身上,穿着白色西装的大壮站在舞台中央拿着话筒说:“在此,我必须感谢一个人,陈妍,没有她的鼓励和支持,不会有现在的我,谢谢你陪我走过那些最坏却也是最好的岁月,希望,你也能早一点儿找到你的幸福,我的朋友。”

新娘含笑将捧花扔到了小团子手里。

全场鼓声雷动。

小团子微微一笑,宛如当年。

随即,灯光再次追回到舞台的两个新人身上,蓦然,我感觉手臂一紧,却是她抓着我的手臂靠了过来。

她的额头抵在我的肩膀,声音中隐隐带着哭腔,“灿姐,如果我能再勇敢一点儿,我和他之间会不会不一样?”

我说:“阿妍,你已经够勇敢了,可惜的是,你勇敢地走出了九十九步,而你喜欢的人连一步都不肯向你走来。”

他可以为她挡掉一个温水瓶,却为她写不了一首诗。

她被他的热血和单纯打动,可是他永远不会为她的善良和陪伴心生爱意,眼里心里只能是感激。

如果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灯塔,那么每个人的生命中亦有海水,一路前行,风雨共济,最终,一方抵岸离去,一方哭泣送别。

“我以为只要我全力以赴,那么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感到遗憾。”她微微一顿,“可刚才他一看我,我就受不了……”

所有的往事,像走马灯一般在眼前浮现。

我看着舞台上,诉说爱意的新郎新娘,轻轻摸着她的头发,“没关系,痛了自然就会放下了,也不要质疑曾经的你做得是对是错,感恩生命中,每一个教会我们爱得人,乖。”

老徐坐在我旁边,将一切尽收耳底。

他扫了我俩一眼,说:“陈妍,你别听她屁话,还感谢?等会儿,抽大壮一个大嘴巴子,哥给你撑腰,别哭,听话。”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你喜爱我,也多谢小编欢快你,因为自个儿

上一篇:【每日一拍】.归途如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