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gg运气冲天生活没有局外人
分类:驾考

先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一个人他叫默尔索,有一天,他和朋友们去海滩游泳,午后,他们在沙滩散步,这时走来两个阿拉伯人,向他们挑衅,默尔索的朋友雷蒙被他们带的刀刺伤,雷蒙很是生气,回到木屋又带着枪来到这片海滩,想要一枪崩了那个人。默尔索怕他太激动而杀人,对雷蒙说只要那个人不掏出刀子,就不能开枪,又让雷蒙把枪给他。只要那个人掏出刀子,就帮他把那个人崩掉。但那两个人躲掉了,他们只能无功而返。之后默尔索想四处走走,不巧碰到了打伤雷蒙的阿拉伯人。那个阿拉伯人躺在沙滩上,看到默尔索的时候抽出了刀子,在太阳炽热的照射下,默尔索一时糊涂,开枪射死了他。

加缪的《鼠疫》,有解读为象征小说的,有解释为哲理小说的。但作者在文中反复提及以“纪事体”的方式,并强调以“历史学家的笔法”记述。作者没有故弄玄虚,这确实是一部虚构的忠实的纪事小说。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杀人案,但在加缪的小说《局外人》里,却变得很复杂。

整个故事以鼠疫爆发,和鼠疫战斗,战斗胜利为线索,解构为五部分,既统一于一个整体,又突出各部分的侧重。第一部分设台置景,奠定基调,交待人物,预设伏笔。开头即陡起波澜,老鼠成群死去,市民各种的猜疑议论,形成了紧张危险的压迫感。第五部分,故事结尾,伏笔全部揭开,回应前文铺垫,概括主题,升华作品思想和艺术境界。这两部分陈述都很简洁,毫不拖泥带水。

书籍封面

第三部分篇幅最短,但含意最深。没有人物对白,没有具体疫情描述,全部是作者沉着的叙述。全城人人都低首下心,集体“步入鼠疫的法则”“已经没有了初期那种火辣或尖刻的情绪”“平屋顶晒台仍然沐浴在残照中,但是升上去的不再是往常构成市井语言的汽车和机器的轰鸣,而仅仅是嘈杂的脚步声和低沉的话语,那是在沉重的天空里,成千上万双鞋按照瘟疫呼啸的节奏痛苦地移动,总之是无休无止的踏步,汇成令人窒息的声响,渐渐充斥全城,而且夜复一夜。”瘟疫到了最猖狂的时候,与鼠疫的战斗到了千钧一发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作者冷静的笔触尤如手术刀,锋利地划开并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猖獗的疫情下人们几近崩溃的心理,把整部小说带入了最紧张的阶段。这一部分,既是对第二部分疫情初起到肆虐愈烈的逻辑上的承接,又是对第四部分,与鼠疫最关键、最惨烈战斗高潮的一次推波助澜。这一结构设计,仿若隐在大洋深处的激流,使通篇貌似平缓的记述,收到了静水流深的艺术效果。

在默尔索杀人前,他曾收到养老院的母亲去世第二天要办葬礼的消息。

第二部分和第四部分,是小说的主体部分。作者把所有的浓墨重彩都涂抹在与疫情的战斗这两个阶段。前者,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有的勇敢地迎上去,有的观望,有的麻木,有的逃避,人物性格有充分的暴露空间,故事情节具有足够的推进纵深。后者,疫情猛烈到绝大部分人的心理承受极限,不同人物的命运在此有了最终交待,人性的检验也达到了最高的强度,从而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启示。

为什么是养老院传来的消息呢?一直以来母亲和他都无话可说,默尔索要上班,母亲一个人在家也很烦闷,而且他薪水有限,负担不起母亲的生活费用。所以他把母亲送去了养老院,在那里母亲有人照料,也能有个伴。

主人公医生里厄是一个具有非凡领导才能的人。他具有领导的预见力和果敢力。大部分人还在猜测,市政当局还在犹豫不决之时,里厄以丰富的常识、果敢的勇气证实,这就是鼠疫,敦促当局“应该承认的事实便明确承认,果断驱逐不必要的疑虑,采取切合实际的措施。”把应对鼠疫推向了正确的方向和正确的轨道。

在律师们审理默尔索杀人案时,调查了他的个人生活,得知默尔索在母亲下葬那天表现得无动于衷。

另一个主人公塔鲁,是事件的记述者之一,也是应对鼠疫的志愿者中最重要的组织者。他坚持“人的不幸缘于他们没有使用一种清晰的语言。于是我决定讲话和行动都要明明白白,以便走在正道上。”他和里厄是精神上的挚友,也是并肩抗击疫情的战友。他们都不是高唱英雄主义的鼓动家,但不约而同的都是不以任何理由逃避生活,脚踏实地的行动家。里厄认为自己所做的,与英雄主义无关,而是诚挚的问题。他说“诚挚就是做好本职工作。”基于这样的认识,里厄在最早认识到鼠疫的情况下,没有选择离开,哪怕他有送妻子去城外疗养这个任务和义务。塔鲁深知,担当志愿者九死一生,却义无返顾。他们行动散发的光芒,感染了“平庸而又不可或缺的岗位上”的格朗,让一心想要逃出城的记者朗贝尔认识到“独自享受幸福,就可能问心有愧”,赢得了“说得好,做得更好”的神父帕纳卢,最终汇聚了战胜鼠疫强大的集体力量。

依照常理,母亲去世,作为儿子应该伤心,应该哭泣。但在母亲葬礼那天,他没有落泪。当然他也很爱他的母亲。只是这是他的天性,那天他太累了,身体上的疲乏干扰了他的感情。虽然他不愿意母亲死去,但他深知人总是难逃一死。

《鼠疫》中,作者的真知灼见,以人物的对白和心理活动予以呈现。但他没有赋予人物激昂的高调阔论和凌人盛气,而是用朴实平和的语气,冷静理智的陈述,推进平缓的节奏贯穿其中。“胜利永远是暂时的,但这不成其为停止战斗的理由。”“跟痛苦耍滑头,高挂免战牌的做法是得不偿失的。”“人要为自己所爱而活着,而死去”。里厄尊重朗贝尔出城与妻子团聚的选择。他说“在这人世上,什么都不值得人离开自己所爱。然而,我也离开了,却弄不清到底为什么。”塔鲁说只要有机会,人人都如此。里厄一语双关,“我这一生要做的事,就是给别人提供机会。”这种机会既是肉体康复的机会,也包括精神升华的机会。

他说:“所有身心健康的人,都或多或少设想期待过自己所爱的人的死亡。”

天灾促使人脱离浑浑噩噩的状态,认真思考所面临的残酷现实。在结尾部分,作者用书中人物的话来点题——“说到底,鼠疫究竟是什么呢?鼠疫就是生活,不过如此。”生活面前,没有局外人,有的——只是做什么样的选择。

这是理智的,虽然我们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坦然面对。

('�G�#Kk�

但正如历史上有名的庄子,在他妻子死后,“方箕踞鼓盆而歌”。

这是面对生死的一种超然通透。

《局外人》中的律师显然不能理解默尔索,他要求默尔索在法庭时要说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悲痛心情。出乎意料,默尔索拒绝了。因为这是假话,他不能明白母亲去世自己的心情和杀人案有什么关联呢?律师听了之后很生气地离开了。

预审法官拿出十字架,想要默尔索对着上帝忏悔、痛哭流涕,但默尔所直言他不信上帝。

在重罪法庭最后一次审理中,庭长在对证人的审讯过程中得知,默尔索在母亲葬礼那天抽烟、睡觉、喝了牛奶咖啡,他认为一个儿子在面对母亲遗体应该对这些加以拒绝;接着又得知默尔索在母亲葬礼的第二天和女友上床,看滑稽电影,他认为这些行为简直罪无可赦。

律师大声嚷嚷,这到底是在控告他埋了母亲,还是控告他杀了人?

默尔索坐在被告席上,听着众人对自己议论纷纷,律师让他不要发声,他的命运由众人决定,作为被告却无法参与。

检察官概述了他在母亲死后表现出来的冷漠,对母亲岁数的一无所知等这一系列现实,在整个预审过程中,没有流露过一丝沉痛的感情,基于此判断这不是一桩普通的杀人案,不是一个未经思考、不是当时的条件情有可原、不是一个值得诸位考虑是否减刑的罪行。

是的,默尔索的确没有真正悔恨过,他总是要为将要来到的事,为今天或明天的事忙忙碌碌。

但检察官却认定他没有灵魂,没有人性,他是在精神心理上杀了自己的母亲,应该判处极刑。

默尔索成了一个死刑犯。

他只是不愿意按照大家的想法附和的人,就像他的女友玛丽总是问他爱不爱她,默尔索的回答只有一个:说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但他心里一定知道,只要他说爱,女朋友一定会很高兴。

看完《局外人》,想起北岛的诗:

对于世界

我永远是个陌生人

我不懂它的语言

它不懂我的沉默

我们交换的只是一点轻蔑

如同相逢在镜中

——北岛《无题》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驾考,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gg运气冲天生活没有局外人

上一篇:嫦娥与月饼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